翻譯公司 口譯 筆譯 英語翻譯 日語翻譯 韓語翻譯 德語翻譯 法語翻譯 西班牙語翻譯 同聲傳譯 翻譯報價 兼職翻譯 聯系我們
 

溝通翻譯公司->行業新聞-聯系:深圳翻譯公司:400-605-0102,0755-83460102,83460499,83461086,83461426, 傳真:0755-83461426 北京翻譯公司:010-68184450,88275575, 傳真: 010-88275575 廣州翻譯公司:020-85584859,85584872 傳真:020-34146032, 東莞翻譯公司: 0769-22670107, 13509207006 傳真:22670107 長沙;13549662848 香港:00852-68885702

經典難現 翻譯大師時代的終結

作者: 來源:溝通翻譯公司 更新時間:2010-11-30

近日,著名詩人、翻譯名家余光中翻譯的海明威經典名作《老人與海》首次與大陸讀者見面。然而,人們在欣喜看到名家譯作的同時,也不禁陷入沉思:為何外國名著的譯者多是業界的老人,而中青年的翻譯者卻鮮有人知?若干年后,誰將支撐中國的翻譯界?確實,看似繁榮的圖書出版業,文學名著作品翻譯卻成為了只有少數名家撐場的冷門。而中青年譯者,或是投身于暢銷書的翻譯,或是只做商業翻譯,專注于研究名著翻譯者鳳毛麟角。偶有一些“精曉”各國語言、翻譯多國著作的作家,遍查之下恍然發現,原來“宋瑞芬”“李斯”之流,不過是冒版譯者掛名,拼湊抄襲而成的劣質“譯本”。難怪網友驚呼其為“史上最牛翻譯”。

難道,大師真的離我們遠去了嗎?

譯者的青黃不接

近幾年,我國的翻譯數量和品種極其豐富,可以稱得上“翻譯大國”,卻很難稱之為“翻譯強國”。魚龍混雜,粗制濫造之作充斥著整個翻譯界。

一些出版社出于經濟效益的考慮,大批重譯外國文學作品,尤其是古典名著,使得一些經典名著的版本多達十幾二十個。而與中青年譯者相比,老翻譯家的知識結構、語言功底自然更有優勢。于是,部分老翻譯家便把精力用在了為某出版社推出某名著的第十幾個譯本上來,而新作品,卻鮮與世人見面。

《世界文學》主編、翻譯家余中先曾說過,文學名著盡管翻譯和出版眾多,但其中重復的多。20世紀以來,一些尚未成為經典的優秀作品翻譯不夠,特別是外國七八十年代新生代作家作品被忽略。

此外,譯本在翻譯質量上也是參差不齊。有的出版商為了降低稿酬上的成本,隨便找些翻譯者對付,有的譯者雖精通外語,但對于哲學、語言學、人類學等專業術語的了解卻捉襟見肘,導致抄襲他人譯作現象嚴重。往往這樣的譯本,并沒有正規署名,有的根本無法查到譯者的真實身份。

著名翻譯家李文俊先生告訴記者,在翻譯《押沙龍,押沙龍》時,一個句子有時就要譯一天的時間,第二天再進行修改,譯完后,還要整個修改一遍。這本書耗費了李老3年多的時間。在此書的前言,李老曾這樣描述自己譯完后的心情,“那天下午4時45分,我將圓珠筆一擲,身子朝后一仰,長長地嘆了口氣:總算是完成了。這是我譯的第四部福著,我對得起這位大師了……我今后再不專注于自己的圍城了……”然而,始終割舍不下的李老,后來還是翻譯了福克納的作品。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曾有媒體曝出一些翻譯狂人,他們十年翻譯二十幾本世界學術名著,結果讀者讀十幾頁就挑出四五十處錯誤。一本《杰克·韋爾奇自傳》被挑出1800多處錯誤,而萬眾矚目的《哈利·波特7》,為了追求世界同步,要求譯者3個月完工,結果出現了讀者反饋“粗糙,看不出原版的意境”。

對此,上海譯文出版社文學編輯室副主任黃昱寧透露,由于對版權時效性的高度重視,很多出版社為譯者預留的時間非常有限。很多譯者拿到一本原版書,往往幾個月就得拿出譯稿,致使圖書市場出現大量粗制濫造的譯本。而出于壓縮成本的考慮,一些出版社只支付給譯者相當低廉的稿酬,這也導致一些只求賺快錢的“無良翻譯”得以從中漁利。

面對出版界種種陋習,面對方平、楊樂云、楊憲益等大師的相繼去世,以及一些老翻譯家們進入古稀之年,很多人不禁感嘆:這是一個告別大師的時代……

無奈的現實

“卅載辛苦真譯匠,半生飄泊假洋人。”中國著名翻譯家楊憲益生前曾這樣感慨。確實,作為一個翻譯者,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耐得住寂寞和辛苦。而目前國內翻譯界以及社會的現狀,導致很多人已無法忍耐寂寞和清貧,早早地投身到更有“錢途”的事業中去了。

日本暢銷書作家村上春樹的“鐵桿譯者”林少華就曾深表憂慮地說:“國內翻譯的稿酬標準還是十幾年前的。現在的知識分子,干別的輕輕松松就能掙上五六百元,有什么必要費老大的勁兒,絞盡腦汁去翻譯那一千字呢?”

李文俊老先生也表示,自己能夠拿到千字七八十元的稿費,已經是出版社對他這樣的老翻譯家表示出“客氣”了,再版的時候,也會象征性地得到出版社每本幾毛錢的印數費。而普通的譯者,稿酬最多也就是千字60元。因此,翻譯一本書,一般就是幾千元,多的能達到一萬多一點。而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稿酬就已經達到十幾二十元了。這也使得當時國內一批譯者愿意在家里從事這項工作,像傅雷、汝龍等,都是這么過來的。然而,后來物價在漲,稿酬卻并沒有相應上漲,往往稿子交給出版社,何時出版又是個未知數,稿費甚至被一拖再拖。很多老翻譯家為之奮斗終生,而年邁后,甚至沒錢看病吃藥。為此,傅雷曾經特意致信上海市有關領導反映情況。

據悉,我國出版界目前通行的做法是,無論稿件質量高低,譯者的基本稿酬都是千字60元。而國內大多數出版社也都采用一次性付酬的辦法,即譯著交稿后付印發行,無論最終是否成為暢銷書,都與譯者沒有關系。這樣的稿酬制度,使得國內的文學翻譯界流失了大量的優秀譯者,很多有著良好語言能力和文化積淀的人,都轉行去做了商業翻譯,就連影視作品的字幕翻譯,也可以達到千字160~180元。

“并不是所有人都適合做文學翻譯,因為從事這個行業,首先要有天生的藝術敏感,以及扎實的中文和外文功底。”在《世界文學》副主編高興看來,能夠堅持從事翻譯工作的人,是非常值得尊敬和敬佩的,然而,文學作品翻譯卻并沒有在現實中得到很好的尊重和重視,這也直接導致了目前翻譯界面臨諸多窘境。比如在大學和科研單位,發表學術論文是一項必經的任務。而耗時長、花費心血多的翻譯作品,并不能作為一項學術成果以及評職稱的標準。因此,很多人的精力只得用在了所謂的“學術”上。當然,在這個多元、復雜的時代,文學被邊緣化,也是不爭的現實。此外,現在國內引進的外國作品琳瑯滿目,翻譯更新速度的加快,也使得很多優秀的作品被淹沒在圖書市場的海洋中。

翻譯咨詢:深圳翻譯公司:400-605-0102,0755-83460102,83460499,83461086,83461426, 傳真:0755-83461426 北京翻譯公司:010-68184450,88275575, 傳真: 010-88275575 廣州翻譯公司:020-85584859,85584872 傳真:020-34146032, 東莞翻譯公司: 0769-22670107, 13509207006 傳真:22670107 長沙;13549662848 香港翻譯公司:00852-68885702

溝通翻譯公司◎2003-2013

在線客服系統 大圣捕鱼下载最新手机版
广东11选五计划在线任2 香港香港财神爷高手论坛 天津时时号码分部图 今日足彩专家推荐预测 二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163老时时 61期平码开奖 下载新疆时时开奖结果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 广东时时地址在哪里 六肖王中特 重庆彩幸运农场走势图 牛牛pp视频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着 ps4vr赛 四川快乐l2开奖结果查